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让我们共同面对困难,共同面对苦难,共同迎接曙光.

成功案例

何佳映律师专注毒品犯罪领域十余年,办案经验丰富,技巧十分娴熟。普洱毒品案件首席律师网为您提供何佳映律师办理的各类毒品犯罪案件,希望对您有帮助。

媒体报道

何律师个人法律知识全面,实践经验丰富,办案能力强,人脉关系广,现任找法网、新浪法治频道等多家著名法律网站特约咨询律师,受到多家媒体报道。

开庭公告

普洱毒品案件首席律师网,为您提供何佳映律师最新的开庭信息及案件代理情况。如果你你想了解更多何佳映相关信息,欢迎您进入本站其他栏目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普洱毒品案件首席律师网>成功案例>正文

一起成功的上诉案例,为被告人减轻了刑罚

来源:普洱毒品案件首席律师网  作者:普洱知名律师   时间:2014-01-13

  某某某,运输毒品6700克,原判决死刑,通过我一直对案件的了解及对当事人被抓获后的表现,我始终认为,当事人的罪行不至于此,就免费为当事人打二审。经过多次前往看守所会见了胡某,并通过查阅、复印案件材料,详细了解了本案案情。为了寻找对被告人某某某有利的证据,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和案例,并对本案的所有证据进行了逐一细致的推敲。此外,还积极与承办法官就案件的事实、证据沟通观点,跟进本案。针对于某某某及时、如实检举、揭发同案犯就在前面的重大犯罪事实,我向二审法院递交了专门的意见书,并和承办法官交换了意见,最终观点获得法官采纳,此证据在二审中作为量刑证据予以考虑。通过充分准备,我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上述活动形成的材料,撰写了详尽的上诉状及辩护词,在开庭时详细的阐述了应当对某某某依法减轻处罚的事实和理由,并在庭后将整理好的书面辩护词提交法庭。正是因为这些辛劳和努力,为二审法院最终作出减轻改判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经过努力,二审改判某某某无期徒刑。

  附上诉状

  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某某某,男,汉族,出生于19XX年X月XX日,湖北省XX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某某某处。

  上诉人因运输毒品一案,不服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12月19日(2012)普中刑初字第某某号刑事判决,特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上诉人认为一审量刑过重,请求依法撤销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普中刑初字第某某号刑事判决,并依法从轻、减轻判决。

  事实与理由:

  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未考虑以下减轻、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

  一、上诉人某某某构成重大立功。侦查机关出示的《抓获经过》证明被抓获后,上诉人某某某及时、如实检举、揭发同案犯就在前面的重大犯罪事实,侦查机关根据上诉人某某某的检举和揭发及时把同案犯抓捕归案,构成重大立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可以减轻处罚。

  本案上诉人某某某的行为应属于重大立功。本案一审判决对此情节未认定。

  二、本案系犯罪未遂。本案上诉人某某某受雇于许XX,在运输毒品尚没有完成交付的过程中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全部缴获运输的毒品,毒品并没有流向社会,也没有给社会造成实际的危害后果,没有实现运输毒品的目的,应属于犯罪未遂。

  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第三条第八款第2项之规定,可以减少基准刑。

  本案上诉人某某某的行为应属于犯罪未遂。本案一审判决对此情节未认定。

  三、本案上诉人某某某自公安机关抓获后开始,自一审法庭审理过程中,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对于犯罪的动机、过程、目的均如实向公安机关以及一审法庭做了详尽的供述。

  刑法修正案(八)第八条规定:在刑法第六十七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本案一审判决对此情节未认定。

  四、本案上诉人在庭审时对于指控的犯罪事实与罪名均予以认可,庭审中以及最后陈述时均认罪伏法,愿意承担法律的惩罚,属于当庭认罪,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和社会危害性。

  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第三条第一款第7项规定:

  7、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依法认定自首、坦白的除外。

  本案上诉人应属于当庭认罪,而一审判决未认定此情节。

  五、案发前上诉人系农民,上诉人某某某受许XX的指使参与运输毒品,没有谈到也没有得到分文的报酬,并不是毒品的实际所有人或买卖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12月8日法(2008)34号《关于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运输毒品罪的刑罚适用问题,毒品犯罪中,单纯的运输毒品行为具有从属性、辅助性特点,且情况复杂多样。部分涉案人员系受指使、雇佣的贫民、边民或者无业人员,只是为了赚取少量运费而为他人运输毒品,他们不是毒品的所有者、买家或者卖家,与幕后的组织、指使、雇佣者相比,在整个毒品犯罪环节中处于从属、辅助和被支配地位,所起作用和主观恶性相对较小,社会危害性也相对较小。因此,对于运输毒品犯罪中的这部分人员,在量刑标准的把握上,应当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和前述具有严重情节的运输毒品犯罪分子有所区别,不应单纯以涉案毒品数量的大小决定刑罚适用的轻重。”

  本案上诉人在整个毒品犯罪环节中处于从属、辅助和被支配地位,所起作用和主观恶性相对较小,社会危害性也相对较小。而一审判决未充分考虑这一情节。

  基于以上上诉理由,上诉人认为一审未认定以上减轻、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判处的刑罚。上诉人认为一审量刑畸重,特依法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作出减轻、从轻处罚的判决!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年 月 日

  附:上诉状副本4份。

分享到: